刘悦伦答道

2020-07-14 01:43

而他认为“31%的价格回落是回归理性”。

减少土地依赖症,越来越多的“还债”市长就会出现。

无独有偶。今天,同样作为人大代表的杭州市长张鸿铭和温州市市长陈金彪,都被媒体紧追不舍。

张鸿铭今天解释说,主要是杭州两个楼盘价格下跌,目前除了这两个房地产公司的尾盘有降价外,其他降价楼盘要么是虚假信息,要么是少量特价房,杭州整个楼盘房地产没有呈现崩盘迹象。

去年两会上,刘悦伦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佛山政府债务是比较重的,在广东省排第二位,但还没超出可控范围。

近来,杭州、温州等地一些楼盘房价出现下滑,引发市场波动。今年2月,杭州两个楼盘价格下跌引爆楼市,内地多个城市出现甩盘降价情况,引发了楼市崩盘论的担忧。

“大概要五六年,要让债务越来越走下坡路,要越来越少,佛山已做好了明确的偿债计划,虽然不能说完全还清,但基本上不成为负担。”刘悦伦答道。

中国的市长怎么当?有人称是“土地市长”,即要想当市长,如何经营城市其实得很简单,卖地拿钱,再搞基础设施,招商引资,变成循环,如此形成过去十年的发展方式,房价居高不下。

据了解,前些年佛山市政府为刺激经济借贷银行的大批债务已逼近还债付息的高峰期,政府需还银行债务压力加大。“毫无疑问是有负担的”,刘悦伦坦言。

刘悦伦认为,长期以来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的惯性该刹住了,“土地财政只是一个短期行为,是权益之计,从长远来说,政府必须靠质量效益提升,一靠税收,二靠民间资本,要几条腿走路。”

而当记者继续追问“具体的债务数字是多少?”时,刘悦伦快步走向电梯,三缄其口,只说“太具体了,不好说”。

今天,记者把地方债问题抛向刘悦伦时,他并未回避,而且直截了当地表示:至少在我的任上政府债务不增加,而且逐年递减下去。“不会出现债务违约,就是不会出现不还钱的情况。”刘悦伦挥了挥手:这个“绝对有把握”。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把地方政府性债务纳入预算管理。

“大概用多长时间还完债?”记者追问。

如今,持续狂飙的房价出现区域性波动,地方债务风险也在积聚,市长开始变得“不好当了”,如何转型成为摆在市长面前的一道现实课题。

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 年6 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逾20万亿元。

杭州、温州两位市长同时表示,都加大了土地供应量,稳定市场预期,房地产价格不会大起大落。

今天,全国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刘悦伦被记者一路追问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刘悦伦表态:在我任上要严控债务,不再增加,而且要递减,已做了一个详细的还债计划。

陈金彪也主动回应温州房价没有拦腰斩断。但他表示,自2011年起,温州房价确实开始回落,目前为止回落了1/3。

对佛山而言,转型之路已经开始。近几年,佛山把一些基础设施建设推向市场,有3300亿资金来自民间,很好地解决一些资金问题。“要让土地财政越来越减少,更多地靠政府的财政收入和民间资本。”刘悦伦的思路很清晰。

据报道,在今年2月间,刘悦伦首次透露了佛山政府性债务总额:1400多亿。他提出“建立政府性债务风险防控和预警机制”。